• 打包荷物後訂了T恤和連帽外套。網購結帳時對我喜愛的、品牌標誌性LOGO的頭身分離白色熊吊飾很猶豫。

    要不要買。買幾個。也許一早意識將贈出其中之一。

    像是多年前的皮質猴頭鑰匙圈。褐色的一隻久經勞苦被折磨得邊緣光滑;配對的白色仍是簇新如初。

  • 大概是閑得狠了。早早同白會面、再見了七兄後、又意外遇著另個友人金。總想起舊時人和事。

    想起他們可愛可親的情景片斷。想起仿佛已化成鉛字的對話臺詞。

    和此時心念枯敗彼時的我。

    握這樣一冊圖畫臺本翻讀如同過上一世。

  • 出会いは偶然、別れは必然だ。

    那麼就是我出去玩了一會子。左顧右盼、兜了個圈子四處看看。

    在還認得茫茫天色的光景到家了。懷戀從未識的道路兩旁喧嘩景色、短暫也落下記憶。

    只是等這遺跡淡漠。重複圓滿潔白。

    有始。有終。

  • 吃這一盒月餅時、看著節目。
    李明依是少不更事淡淡腥澀的五仁生果味兒。不匹配的經曆與外表,嘗不到本應發育過、熟透而沉甸甸的甜。
    嘻笑的女明星們是光滑的栗子蓉,裹在松脆的糕皮裏,甜膩得平鋪直敘、不帶一點披露憂傷的後味。
    肉松、抹茶是職人、藝人,由正直口感中揭出不為人知、鹹苦濃厚的瘡疤取悅你。

    之後。
    管它自來紅白青絲紅果棗泥芝麻雙黃椰蓉……任意具備美色的食物也比擬不夠。
    很難借氣味來概括表述的カメ。

    借一句通俗小說高潮場景裏讀來的。
    『你……是我的大地。』
    構造萬物之基、豐滿踏實的泥土。
    不敢問耕耘果實,只賜落一滴包含芳香的汗液、亦教人沖達幸福霄漢。

    多少癡狂才能算是無枉年少/想仔細原來都為你
    今夜的你是我永遠的鄉愁/明月依舊容顏依舊
    因為有你才有永遠的鄉愁/歲月悠悠念也悠悠
    因為有你才有我/不怕燃燒的胸口/擁抱永遠的鄉愁

    鄉愁解為「鄉郎秋心」。
    我這裏有的,只是一顆未離已憂欲壑難填……秋令時無底的胃。

  • TO拳頭男娃娃

    俺國毛爺爺說過-
    『這個娃娃具有一往無前的精神,他要壓倒一切敵人,而決不被敵人所屈服。』
    毛爺爺還說-
    『一切敵人都是紙老虎。看起來敵人的樣子是可怕的,但是實際上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力量。
    從長遠的觀點看問題,真正強大的力量不是屬於敵人,而是屬於娃娃。 』

    ∴娃。
    俺今天便去奉獻罪業吃一肚皮漬物魚生、然後回家裏靜坐以待生理劇痛清洗胃腸來替你祈福。
    腰花!火腿!
    統統幹掉!
    吃啥補啥!

    FROM知名不具

♣ 展开底栏